让客户更具全球竞争力!-MFC《金属板材成形》杂志 | 金属成形商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MFC(深圳)冲压与锻造展览会-华南工博会

万字演讲只字不提造车,雷军爱在心头口难开

 3月30日,小米发布公告,宣布董事会批准电动汽车业务立项,雷军随即在小米发布会上宣布了造车的消息,表示这将是他人生中第四次创业,也将是最后一次的创业项目,他愿意为此压上人生积累的所有战绩和声誉,言及深情之处,一度泪洒当场。

  133天的时间,小米汽车怎么造、谁来造、造什么……整个汽车圈为雷军操碎了心,但与频频登台回忆小米是如何取得成功不同,雷军对汽车三缄其口。

  就像开头所说的,真正的爱都是埋藏心底,付诸于行动的。

  从各种正式和非正式渠道曝光的蛛丝马迹中可以看出,小米汽车的掌舵者在过去四个多月为造车积极游走。

  4月1日,雷军在小米科技园接待多位汽车行业大佬,比亚迪总裁王传福、红杉资本沈南鹏等赫然在列;4月9日,雷军位移上海,拜访博世总部;几乎同一时间,路人爆出了雷军突访宁德时代的照片;4月28日,雷军前往长安汽车研发中心和两江工厂参观;5月,雷军去了广汽埃安;6月4,雷军到访风头正劲的上汽通用五菱,参观宏光MINIEV工厂;四天后,又来到保定参观长城汽车工厂;7月9日,雷军出现在了上汽乘用车安亭总部……

  根据冰山原理,浮出水面的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水面下的还有更多。雷军似乎已经打定主意要在造车上闷声做大事了,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他过往的演讲中窥视一二。

  造车,从找人开始

  去年的演讲中,雷军透露在小米创办初期,自己花费了80%的时间找人,几乎每天都在找人。

  在他印象中,有一个人他两个月聊了至少10次以上,有的时候甚至聊10个小时以上。他表示,创业公司找人肯定是不容易的,如果找不到人,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没用心,“找人不是三顾茅庐,找人要三十次顾茅庐。”

  要干一件大事,组建团队是第一步,但百将易求,一帅难寻,雷军自身既懂硬件又懂软件,但他还需要一个更懂汽车的人。

  十年前,雷军找到的第一个人是当时在谷歌中国研究院任职的林斌,靠着画在餐巾纸上“互联网+硬件+软件”铁人三项的图打动了林斌,后者成为小米的二号员工。这一次,雷军似乎同样准备从研究院入手。

  6月1日,有媒体曝出小米10亿元天价挖角吉利集团高级副总裁、浙江吉利汽车研究总院院长胡峥楠的消息。尽管当事人已经发微博辟谣,但第二天,吉利放出官方消息,领克研究院院长康国旺已经被任命为中央研究院院长(兼),胡峥楠不再兼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另有任用。

  与此同时,关于小米汽车招兵买马的小道消息时常见诸报端,官宣造车后,小米开始了大张旗鼓的招贤纳士。

  7月28日,雷军微博上放出张海报,上面写道:小米汽车自动驾驶诚邀500技术精英。更早之前,某公众号公布了更多的招聘信息,从座椅系统工程师到标准管理工程师,年薪起步至少为30万元,上限到70万元,并且提供14个月的薪水,工作地点均在上海徐家汇。

  不只小米一家,2021年,汽车成为时代风口,滴滴、集度、恒大、宝能,各大领域的龙头企业先后入局,人才争夺战正式打响,其造成的连锁反应是,几年前四处挖角的造车新势力纷纷捂紧大门,部门企业与员工牵起了竞业协议。

  造车可太费钱了

  雷军的演讲声情并茂,但他自己可能也没想到,最出圈是一条八卦。

  2019年9月,小米股价一路跌到8.28港币。“那段时间,我的情绪非常低落。有位投资者指名一定要见我。刚见面,他就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小米让我亏了这么多钱,真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干的?’接着,从战略到产品再到管理,把我们当小学生,数落了一个多小时。我衬衣都湿了。”

  贵为互联网大佬,也会被人数落?能够数落雷军的人,到底是谁?

  11日当晚,就有媒体扒出了秘投资人的身份是张瑛,后者的另一个标签是马云的老婆。紧接着,隐退江湖的马云回应“马上报案”,雷军在第二天发微博紧急否认。

  抛开八卦,这暴露了一个问题。纵观雷军当天的演讲,提到最大的一笔钱为36亿,还是港币。他是这么说的,在被投资人数落湿乐衣襟后,“经董事会同意,我们掏了36亿港币的真金白银,均价9.35港币买了大量小米股票。”

  这些钱,对造车这件小事儿而言,着实杯水车薪。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曾公开表示,一个电动车企业走到量产至少需要200亿元,这一数字后来几乎成为行业共识。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何小鹏在完成A+轮融资之后也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跳进来才知道200亿元都不够花。”

  据摩根士丹利汽车行业分析师预计,特斯拉想要达到年销100万辆的目标,至少要花费18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还预测,到2030年,特斯拉将烧光660亿美元。

  最新的一个是恒大。8月9日晚,恒大汽车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约48亿元,约为去年同期的两倍。关于造车究竟有多烧钱,一向以财大气粗著称的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没能抗住“土豪”人设。

  换句话说,造车的门槛够高,如果没有足够的预算和过硬心里素质,还是不要轻易尝试。四个月前,雷军表示首期投入10年投资100亿美元在造车上。他当时凡尔赛式的发言言犹在耳,“我们有什么,我们有钱,1080亿现金,有一万多人的研发团队,有全球前三的手机业务,还有全球最好的智能生态,说实话,还有我们亏得起。”

  与当初到处找钱的造车新势力不同,小米本身资金尚且称得上雄厚,但这些“家底”对于准备All in造车的雷军而言到底是否足够?可能还需要做些,再做一些心理建设。

  改变与挑战

  逆袭的励志故事,是企业家演讲中最必不可少的部分,这样的故事,雷军很多。

  七年前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雷军表示小米要用5到10年的时间登顶全球第一。主持人问站在一旁的时任苹果公司高级副总裁布鲁斯·塞维尔怎么看,后者谈谈的回了一句:“It‘s easy to say, it’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台下几百名观众笑成一片,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七年后的今天,Canalys等第三方研究机构报告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达5310万,同比增长86.6%,以17%的份额超越苹果,首次排名全球第二。站在台上宣布的这一刻,雷军是扬眉吐气的。

  加入造车大军后的雷军似乎认同了“It‘s easy to say, it’s much more difficult to do”,对汽车业务还未发出过任何豪言壮语,但在行动上大量招聘、与多家地方谈项目落地、频繁拜访其他车企,一直在密集进行。

  发布会上,雷军还分享了一个十年前的难忘经历。2011年,小米正在热火朝天的创业之中,手机发布在即,至此关键时刻,金山遭遇巨大危机,前合伙人希望他能重回金山,力挽狂澜。

  “两位大哥二十多年的情义,四五千兄弟们的前途,我也于心不忍!”最终,雷军的选择是“责任身上扛,情谊两肩挑”。

  芯片短缺,竞争加剧,大国博弈,手机市场并非温室;此外,小米手机也面临着冲高的困境,这不禁令人产生一个大胆的疑惑,如果ALLin汽车的过程中小米手机出现危机,雷军要专注哪个,他将如何选择,要怎么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如今的主流汽车圈只有特斯拉的掌舵人马斯克同时经营着多板块业务,其他人100%投入汽车都很难做好,更别说分身。雷军如何平衡他的手机和汽车业务,可能会是小米汽车成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小米要造什么车?

  今年的演讲中,雷军还提到了一个“车”字。

  他是这么说的,在小米手机从3000元至4000元爬坡的过程中,“团队压力巨大,通宵达旦开会,商量着各种复杂的问题:如何破圈,如何影响商务人群,甚至是不是要找跑车品牌联名等等。”

  重点在后半句,“我也懵了,懵了一段时间后,我认为只有一条路:相信米粉,依靠米粉。”最终的结果也证明,米粉是靠得住的。

  从小米造车伊始,摆在明面上的最大财富之一就是“米粉”。

  发布会上,雷军也卖了一波情怀。演讲的最后,他宣布向小米手机首批18.46万用户,每人赠送 1999元红包。这是小米历史上第二次以无门槛现金的方式回馈用户。2017年底,小米曾发起1亿元无门槛现金活动,将当年超额的税后硬件综合净利润返还给用户。

  米粉们对小米的爱毋庸置疑,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小米的第一辆车。比小米早一个月宣布造车的集度汽车正在加速首款产品的落地,但关于雷军要造什么车还是未知之数。

  四个月的时间,小米集团对纵目科技、禾赛科技、DeepMotion(深动科技)和几何伙伴进行了投资,四家均为自动驾驶相关企业。此外,小米还投资了蜂巢能源和赣锋锂业,分别涉及动力电池制造和上游产业链。

  小米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自动驾驶和动力电池方面。

  有消息指出,深动科技的四位创始人均出身于被誉为“中国AI算法黄埔军校”的微软亚洲研究院,他们将补齐小米自动驾驶各个模块的负责人阵容,并作为小米汽车自动驾驶研发的基础。这与小米的招聘海报相吻合,这份召集令显示,小米将自研行业领先的L4级智能驾驶。

  此外,从其他地方也可以获得一些蛛丝马迹。今年5月11日,360宣布投资哪吒汽车,公司创始人周鸿祎表示自己造车受雷军启发。

  “我有一天和雷军聊了聊,雷军也认为自己是产品经理,他说造车说复杂也复杂,涉及的元器件很多,供应链很复杂,制造工艺也很不一样。但说简单也很简单,你把它看成一个产品,用我们做互联网产品的思路,看能不能做成相对在某个价位上最好的产品。”周鸿祎说。

  至于雷军要做什么价位的产品,如何定义最好,还需要时间的印证。大概率,雷军自己也还没有想好。

  演讲之余,雷军还参与了一档访谈类节目的录制,名为《雷军请你超大杯》,第一期节目请来了著名导演孟京辉。

  在节目中,雷军问道,“当代年轻人很多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如何选择,甚至为此感到焦虑,该怎么克服选择焦虑症?”孟京辉笑着回答:“选最难干的事儿!你要选择一容易的事儿,你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没事儿干了。”

  走上了造车之路后,也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雷军都不会焦虑了。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金属板材成形之家-MFC金属板材成形杂志/金属成形商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MFC(深圳)冲压与锻造展览会 » 万字演讲只字不提造车,雷军爱在心头口难开

分享到:更多 ()

添加我的信息到《金属板材成形》发行库

联系我们获取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