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客户更具全球竞争力!-MFC《金属板材成形》杂志 | 金属成形商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MFC(深圳)冲压与锻造展览会-华南工博会

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总经理陈焱:让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大国工匠”

“人的价值的实现,其实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前提是好好把每一件事做好。所谓,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因匠心杰作。‘工匠精神’的背后是长期的积累。一个人能走多远,光靠勤奋是不够的,个人的认知能力、预判能力以及处事能力都很重要,还有需要一个好的平台。打得开天窗,才能看得清方向; 接得了地气,才能把得准潮流;抓得住细节,才能控得住成本。在创业之初,缺资金、缺技术、缺市场的大族实业公司,要不是大族人的坚持,企业很可能已被市场经济的浪潮拍死在岸边,更遑论后来的开疆拓土,成为国内激光设备占有率第一的企业,也不可能扬帆出海, 在全球的激光装备产业中闯进前三甲。我毕业于于湖南大学,湖大的校训是“实事求是,敢为人先”,这也影响了我的工作理念。企业最安逸、最赚钱的时候,实际上是这个企业最危险的时候,因为繁华的背后, 往往隐藏着巨大的危机,若不及时消除隐患,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企业家都是劳碌命,因为你要不断向前行,没有停下的可能。但是劳碌的过程中,你会很踏实。”

——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总经理陈焱

 

砥砺奋进二十载   今朝成名天下扬

2016 年 10 月 13 日,这是令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掌舵者陈焱总经理难忘的一天,位于深圳宝安区的大族激光全球生产基地,迎来了总理双创周广东考察一行的到访。李总理在调研大族激光期间十几次驻足并关切询问,几乎看遍车间全部设备。原本 20 分钟的行程计划,延长到近一小时!
在肯定大族激光在智能制造领域取得不俗成就的同时, 李总理称看到一个踏实的“工匠”企业,看到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路径和希望,表明“中国制造 2025”正破茧成蝶,大有希望!这是深圳站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历史性时刻,也是像陈焱这样的扎根于宝安制造的企业家们无比振奋的时刻。
2016 年 12 月 10 日,由宝安区政府、大族激光科技产业集团联合主办的“全球激光及智能制造发展趋势高峰  论坛”在宝安举行。论上,“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 隆重揭牌,陈焱担任总经理。这标志着,在宝安福永片区, 以大族激光为核心的‘激光+’产业集群正在逐步崛起!烙着“中国制造”印记的大族激光,如今已经成为民族工业闪耀世界的“大国重器”。作为大族激光发展进程的见证者和激光行业的领军人物,国家科技重大专项领头人、中国光纤激光切割机创始人,一时间,陈焱成为深圳宝安乃至全球备受瞩目的企业家。
1972 年出生的陈焱,是湖南衡阳人。努力、好学给他带来了好运。有人常说命运是一艘航行在无边大海上的船 , 我们无法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而人生的各种际遇总是环环相扣。陈焱高考的时候,分数达到了第一志愿上海交大的录取线,但由于那年他所报的计算机专业太热门而失之交臂。最终,陈焱被调剂到第二志愿湖南大学,被编入了当时最强的机械制造专业。四年的大学生涯,让陈焱不仅在专业及课外活动当中培养了较强的综合能力,也让他的思维方式上变得开阔起来。
以前,他觉得自己比较内向,考上海交大是奔着自己将来成为一名研究型学者的方向,想着在性格上可以扬长避短。谁知,到了湖大,一位导师慧眼识才,发现他在写作上颇有才气,便引荐了他加入学生会当宣传干部,恰恰能够扬长补短。临近毕业时,陈焱还作为优秀学生代表与时任湖南省委副书记郑培民在岳麓山下的爱晚亭畅谈“如何创新”。四年湖大生涯,增进了陈焱的学识,而外出闯荡的湖湘文化,让陈焱在毕业、择业的三岔路口轻易就作出了选择:既放弃下乡挂职当副镇长、也不打算留校工作继续读研读博,而是笃定一个人背起行囊南下深圳,大步走向充满未知的前程。

到深圳后,陈焱先是进了一家国企。但在那 8 个月按部就班、寡淡如水的日子中,陈焱到达深圳时那一腔“到改革开放最前沿真正干点事情”的热情正在开始消磨。

幸而,他还保留着在校时的那种学习的劲头,有空就到书店去看书,啃英文的大部头技术专著。书店打烊后, 就在滨河大道旁的草地上继续看,到晚上 10 点多才意犹未尽地回到出租屋。

很快,陈焱决定从了无生气的环境当中自我突围。这时候,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家激光公司在招聘。

“当时就觉得激光行业还蛮有意思的!”这个招聘让他沉闷已久的心刹那间闪过一道亮光。读书的时候,他就看到过,激光被称为“最快的刀”、“最准的尺”和“最亮的光”。其亮度为太阳光的 100 亿倍,它的原理早在1916 年已被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发现,但直到 1960 年激光才被首次成功制造。

1998 年 3 月,他根据特区报上的招聘信息按图索骥, 找到了当时在华强北办公的“大族实业”公司,见到了老板高云峰。他递上一大摞大学时斩获的荣誉证书。

看着高云峰一本本地翻阅,他看得出高云峰对自己印象不错。接下来的面试,两个人聊了 4 个小时,一半时间聊激光,另一半时间聊了不少共同话题。正当他心里有点暗喜这次求职胜算在握时,高云峰话锋一转:“你这个人挺优秀的,但是我现在公司很小,这个岗位前几天已招了一个人,如果再招的话,公司肯定养不起。”

挥手作别后,陈焱知道自己没戏了,然而心里却始终念念不忘。过了几天,他又主动给高云峰再打了一次电话, 又表了自己的心意。第二天,高云峰给他打来电话说:“行, 你过来上班吧。”

到大族报到后,他才知道高云峰所言不虚,这个刚成立一年多的公司真的小——加上他一共 10 名员工;而且也是真的穷——从 1998 年下半年开始,创业的启动资金即将告罄,为了融资,高云峰四处奔走,心力交瘁。

但高云峰在企业困顿的时候依然破格录用了陈焱,这种重视人才的胸襟让陈焱感怀至今:“从那时候起,我一直没有离开大族。”

 

栉沐风雨历寒关    开疆拓土守他方

“大族激光第一笔创业金 40 万港币的预付款,是高云峰先生凭着个人信誉得来的,但是完成这个订单之后还是难以为继,第一桶金来得很艰难!”回忆起创业初期的困境,陈焱记忆犹新。在没有技术的情况下,大族向国内外同行学习,通过反向技术创新和建立在用户使用现场的研发业务,来完成最原始的技术积累。在当时只有研究所才会引进激光技术的市场环境下,大族将激光技术作为辅助,转化为可以创造利润的工具。“高总为了维持企业发展,多方奔走融资,最后, 按照净资产计算卖出了 51% 的股权,引进一家国有风投企业。”1999 年,一方面由于扩大生产的需要,另一方面银行不愿贷款给还是小企业的大族激光。资金匮乏让大族不得不出了如此“下下策”。

“这个故事有一匹布那么长”讲起大族在上个世纪末  如何渡过资金寒冬时,陈焱仍然感触于心,“自己当时只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而且从 2000 年开始就外派福建开拓市场,虽然感觉到公司资金的紧张,但是高云峰这位硬汉作为创始人,不动声色地扛下了所有困难。即使在步履维艰之际,高云峰也很少在众人面前流露出灼心的焦虑和煎熬。”

后来难关渡过之后,陈焱听高云峰讲起,才知道大族当年融资无门,所幸在高交会上“一炮打响”,让激光开始走进大众视野,并迎来高新投注资渡过难关,尽管而后的股份回购让他们吃尽苦头,但这次融资成功给大族带来重要转机,大族开始往独立研发的路上大步前行。

陈焱去福建也是一个电话就定下来的。他记得那天是2000 年大年初六,高云峰在电话里说:“你也做了半年的技术工程师了,想派你去福建当业务经理。”

陈焱没有犹豫,马上答应了。实际上,他心知这是一个其他业务员不愿意去的地方,够基层,啥基础都没有, 离深圳又远,心想自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欣然接受了这个开疆拓土的挑战。

那一年的 2 月份,陈焱带着全部积蓄 5 万块钱去福建开始打拼。万事开头难,直到 5 月份,钱快花完了,陈焱才成功地卖出了第一台机器。但陈焱接下来的业绩让人刮目相看。

“在泉州、石狮有 4 家皮带扣商,占据了全球皮带扣70%  以上的份额,仅在这一个领域,我们就销售了几十台激光设备。我那时一年能销售 100 多台设备,也是第一个用集装箱装设备去卖的业务人员。”说起这段经历,陈焱觉得,当时不仅是运气那么简单,在摸爬滚打中他总结出一套“销售方法论”——把自己变成一张“名片”,时刻把为客户创造价值摆在首位。

以卖出第一台机器的经历为例,陈焱一开始也是奔着卖设备上门拜访客户,一看对方家里都已经有了其他厂商几台机器。最先,陈焱想说服客户增加设备,对方不为所动。陈焱见状,于是换了另外的方法——之后天天去客户家喝茶,也不提卖机器的事,就陪对方海聊,让客户认可以及信任自己。

“一来二去熟了以后,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当时买有 3 台我们竞争对手的设备,在他工厂订单量上来之后,还需再添置设备。于是,我知道机会来了,当机立断, 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拿了下来。”

陈焱说,等设备进厂后,与竞争对手的设备摆放在一起同台 PK,相比之下就知道了自身设备的不足。他迅速调来工程师研究对手的产品,经过一段时间的改进,设备的性能超过了对手。“因为拿下了该区域市场最具影响力的客户,市场得到大力巩固。从此以后,对手在该区域再也没卖过一台设备。”

就这样,陈焱开始在闽南市场勤勤恳恳“耕种”8 年之久,以大族的品牌和技术实力赢得了一方口碑。在福建的日子里,陈焱已经记不得有多少酸甜苦辣,“很多时候都在迎接不同的挑战,我总是向高总看齐,无论前一天多么濒临崩溃,睡一觉第二天起来,又感觉到阳光是那么灿烂。”

陈焱大可以在福建安逸地“收割”多年的劳动成果。但是  2008  年高云峰一召唤,他又义无反顾地回到深圳。

磨砺剑心十九年  “大国重器”玉汝成
时值金融危机期间, 受到市场冲击, 大族内部作了调整,当时的切割事业部(钣金装备事业部前身,现已更名升级为智能装备集团)在经营上问题重重,业绩一落千丈,高云峰不得已,只能临时换将,召回了陈焱。陈焱倦鸟思返,而且希望继续挑战自己,就把这个别人眼中的“烫手山芋” 接了下来。很多人劝他:“你都在江湖上积累了这么多年,业绩上都是数一数二了,何苦跳这个‘火坑’?”其实,陈焱当时心里也没底,为了甩开膀子干,就给自己划了一个时间线 ——两 年, “两年之内,如果没有明显的起色,马上走人。”走马上任后,陈焱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实际问题的严重性及解决的困难程度——销售不到 1 个亿,亏损达七、八千万,积压库存折算后 1 个多亿。按照高云峰这一轮的排兵布阵,当时的部门总经理张建群要为陈焱保驾护航,作为副总经理的陈焱负责实际运作。激光切割机是大族的高端装备,如果陈焱他们当时没有咬牙突破,大族有可能真的会“壮士断腕”,很难说还有没有今日江湖的“一哥”地位。陈焱当时压力大得整整两个月都辗转难眠。

一番思量,陈焱决定挥动改革的“三板斧”:

第一,整合业务,将预付款从原来合同额的 30% 提高到 70%;

第二,将市场上有问题的机器召回来,不惜代价修好,重塑市场声誉;

第三,在人事制度上进行整顿,不允许员工自己私下搞业务、兼职,还得按时提交工作报告。

个别措施当时还引起了内部哗然,例如业务员纷纷反对提高预付款,辩驳说:“一台机器上百万,30 万都卖不出去,预付70% 谁还会来买?”陈焱不由分说:“这是军规,一定要推”!

在内部开始清库存时,虽然库房里的机器都靠真金白银才生产出来的,但是卖不掉,“败家”虽然很心疼,但没用的东西只能报废掉。为了求精,陈焱把原来林林总总的几十款产品,挥刀一砍,只剩下五款;

与供应商谈判, 对供应品质提出了高要求,同时承诺给供应商及时付款, 重新建立了一套与供应商互信、互惠、互利的战略合作体系。

清理历史遗留问题、顶层制度设计、抓产品生产…… 事情一桩接一桩,纷繁复杂,令陈焱应接不暇。那段时间, 他总是最早到办公室,差不多也是最晚离开的。渐渐的,业务有了起色,而且在这个过程中, 陈焱并没有裁掉原先的管理团队的任何一个人,大家对他心服口服。大族集团董事长高云峰也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始终作为强大的后盾支持着陈焱。

总结扭亏为盈那一役,陈焱有两个感受:创新,往往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被逼出来的; 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最大的作为应该是把流程和制度建起来,把向上的文化氛围营造出来,把人才培养出来,让团队离了你也能正常运转下去。

就这样,大族人在兢兢业业之中和时间打硬仗,转眼到了 2009 年。大族的业绩好转,市场占有率稳步上升。陈焱感觉自己能稍微放手和松一口气了,就决定到国外去看看。

2011年,大族激光与IPG高层在德国会晤,强强联合达成全球战略合作

这一看,看出一个世界级的市场机遇。他在俄罗斯的一个业内展会上发现了关于光纤激光切割的市场契机。当时,国内的学术界对光纤是否能用于切割,还是存疑的态度,但是陈焱凭借自己十年的从业经验,感觉是大有可为。

接着,陈焱又去了德国,迅速与合作伙伴达成了在光纤激光切割方面的战略合作。并且在回国后,立即组织人员研究高功率光纤激光集成应用的可能。

这一举,让大族激光迅速填补了国内的市场空白, 但“1.0 版”光纤激光切割机并没有被市场完全接纳。这一次,陈焱又遇到了当年在福建遭遇的场景:这种新品故障率比较高,可靠性还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而同行们都等着看他的笑话。

陈焱不慌不忙,他知道客户最在乎的是价值。他说:“一台机器 100 万,坏 100 次都无所谓,我能修,只要一年能为客户赚回 100 万, 客户当然愿意买;另外一台100万的机器如果一年只能赚 50万,再稳定也只能给带来微薄的回报。”

同时,他组织技术人员加强研发,很快抓紧了技术上的改良和革新,从随后推出的“2.0 版”到今天的“6.0 版”,大族的光纤激光切割机每一代的性能都跨了一个台阶。到今天而言,其技术含量和水平不仅在行业内领跑全国,而且已经位于全球的前列。最令陈焱骄傲的是,当年的“1.0 版”就是纯粹模仿,“2.0 版”自主研发加一部分模仿国外同类产品的痕迹,“4.0 版”基本上都是同业模仿大族了,而其中核心技术之高精尖,还真的不是想模仿就能模仿到的,因为那是大族团队经过多年磨砺打造出来的。

与此同时,大族激光高端激光智能装备逐步取得完善: 机器人三维光纤激光切割(焊接)机、FMS 激光切割柔性生产线,全自动光纤激光切管机、三维五轴激光切割(焊接、3D 打印)机床、金属 3D 打印系统,及万瓦级激光切割焊接设备接连推向市场。设备有效替代了进口,服务于轨道交通、汽车制造、重型机械等国民经济关键行业、核心领域,推动着中国制造智能转型升级。

“中国制造 2025”、“工业 4.0”发展背景下,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加大“信息化”与“智能化”部署,提升数字化、信息化管理实力,着手打造智能化工厂与云平台建设。2015 年,大族激光入围国家工信部颁发的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2016 年 6 月,“高档数控激光加工机床及其核心器件智能制造数字化车间建设”入选工信部“智能制造新模式应用项目”,八月正式启动打造五个智能化车间项目,共投资 2 亿元,将于 2018 年底完成。

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一方面逐步实现高端激光智能装备制造的智能化,另一方面努力推进智能化解决方案: 建设涵盖高功率平板切割、三维切割、管材精密加工线、3D 打印、激光拼焊、高功率焊接、功能部件、自动化与夹具等八大系列激光装备产品线,打造集“激光+ 机器人+ 自动化控制”智能装备集团,致力于成为中国基础工业装备及自动化的主要供应商;

通过数字化、异地化、协同化、虚拟化和网络化建设,发展智能制造,将制造业推向服务化,满足层次多样的个性化需求,为国家基础工业与科技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激光切割与焊接装备凭借优越的性能与良好的口碑,成功打入美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际市场,令中国制造扬眉吐气。

在深圳市及宝安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大族集团全球激光智能制造产业基地于 2017 年6 月正式开工建设,项目总投资达 51.7 亿元,用地面积 10 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 49.5 万平方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激光智能制造生产基地,推动激光产业技术和相关产业的进步,打造国际激光智能制造产业新标杆,千亿级大族集团即将冉冉升起。

 

不畏浮云遮望眼    只缘身在最高层

今时今日,大族激光在行业的领军者地位、难于超越的产品市场占有量、充裕的资金以及在战略上的运筹帷幄, 让很多人认为陈焱可以闲庭信步了,但陈焱却说:“被别人竞相模仿不就等于拿着鞭子抽我么?不当‘第一’就容 易为别人做嫁衣,我只有拼命往前跑,对不对?”在陈焱心中,他只是一个坚守初心的追随者,始终带着他和大族激光跑在前面的是董事长高云峰。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制造业与资本运作始终保有喧嚣的高潮,也有寂寞的 低谷。从 1996 年创立大族至今,一路上有过萧瑟寒冬,也有过春暖花开,陈焱眼中的高云峰却始终没有变过。

他们都是坚守初心的人,将实践、勤奋当作乐趣。“高总每天晚上九、十点才回去,天天在思考,他缺钱吗?缺江湖地位吗?缺名气吗?……什么都不缺,他为什么还要这么操心?实际上,他在享受不断征服自己的过程。”

关于自己的定位,陈焱说道:“我希望自己当好一名‘工匠’,当好职业经理人,好好做事,继续创新。”他对这个问题想了几秒,眼睛笑成了两道弯,说:“我始终记得, 我刚来大族的工牌号是 10,大族现在一万多人,我就是其中一分子。我愿意一生穿着这件 10 号球衣奔跑,从深圳宝安出发,直到让世界看见中国制造!”

 

MFC2018金属板材成形行业年度会议计划(草案)

时间 项目 内容 人数 地点
3月15-16日 MFC2018首届精密(高速)冲压成形创新技术论坛 专注于汽车电子、3C行业高速冲压成形技术 100 杭州或深圳
5月24-25日 MFC首届金属成形工艺与汽车轻量化发展论坛 专业于汽车高强钢成形、冷温锻及关于冲压技术 150 武汉
5月 MFC首届中国电梯钣金加工技术论坛

2018中国国际电梯展览会

专注于电梯钣金加工技术 100 上海
6月25日 MFC全国首届钣金加工表面处理工艺与环境保护专题研讨会 聚焦钣金表面处理与国家环保 100 北京
6月26日 第十四届中国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CIMES 同期冲压钣金会议 100 北京
8月30-31日 MFC2018金属板材成形论坛 专注于汽车冲压、钣金加工两大行业 500 苏州
11月29-30日 MFC2018第二届全国冲压深拉伸创新技术论坛 专注冲压深拉伸模具、设备、零部件加工企业、用户专题会议。 200 待定
12月1-2日 MFC全国钣金智能化生产、物流管理研讨会 专注于板材物流 100 南京
备注 MFC会议草案,更多内容关注MFC-Home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金属板材成形之家-MFC金属板材成形杂志/金属成形商务咨询(北京)有限公司-MFC(深圳)冲压与锻造展览会 » 大族激光智能装备集团总经理陈焱:让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大国工匠”

分享到:更多 ()

添加我的信息到《金属板材成形》发行库

联系我们获取资料